107漫漫长夜

作品:《三界往事书

    就是爱bet356官网A-Z_博彩bet356注册_bet356登录不了网 942xs.com    1071

    沈鱼不像君凌那么纯,秒懂:“你把他们也吃了。”

    任血河抬起头,淡淡地说:“大家都想要变强,我满足了他们的愿望,他们会在我的血河地狱中永生。”

    “罪恶之源啊。”沈鱼摇头,任开了很不好的先例。有智慧的行尸,一旦弑杀主人,就像见了血的猛兽也不怪族长很忌惮他。

    任血河知道他看不起自己的理智,“自从得到主人的力量之后,我都很清醒,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你不用对我解释,”沈鱼摊手,“是族长想保你,养虎为患,你反噬他们,我没有意见。”

    任血河脸黑,这必须解释清楚:“莫克境内十几年太平盛世,家族找不到合适的濒死者。但是他们那种奴役方式,行尸定期都有损耗,所以大家就出去寻找适合的材料。”

    “真恶心。”沈鱼赞同他的做法,“我是说他们,不是说你。”

    为了修炼材料而滥杀平民,这是一条条底线,大部分人都不会越过。只有这些精神都坏掉的死灵术士,才会做这种事儿!

    “不过,我没有什么立场说他们,主人是他们生的,我也是他们创造的……”任血河苦笑,“族人做过的事情,都要由我负责。所以通天塔以此威胁我,我也没有办法。”

    “不过,通天塔竟然放任他们残害平民?”沈鱼冷笑,“我知道通天塔,对莫克境内的修行者,控制力还算是强。他们认真起来,可轮不到你出手。”

    任血河不太懂,他还不够理解沈鱼这个层次的考虑。

    沈鱼也没管他的想法,就现在看来,任血河还算是理智,也没有什么威胁,某仙师终于是打消了灭掉他的主意!

    他站起来,拿来旁边的碗,把锅里的药汁倒进去,摸了摸,还是很烫。“君凌,这个药,一会儿喂你师父喝。”

    然后他转向任血河,“我去找你说的那个人,把东西拿回来。命魂是什么样的?”

    任血河伸出手,比划着:“跟地狱之火的火种差不多,就放在这么大的玉瓶里。微微亮,不刺眼,也不会跑,晚上看是很可爱的一团。”

    他已经看见沈鱼煮药用的火,那是妖族圣地采集的地狱火,就顺便打了个差不多的比方。

    沈鱼汗了一下,可爱是什么鬼形容?君凌感受不出来,萧莎甚至噗嗤地笑出声。

    “会不会有假?”好久没跟莫克帝国的权贵打交道,他对死灵法师搞出来的东西不熟,也得防一手。

    “不会,你打开看看就知道,能闻到这孩子的气息。”任血河很单纯,“你应该和这孩子很熟,就是那种香香软软的气息。”

    君凌已经无力吐槽,香香软软……沈静仙又不是小婴儿,你这么说会不会太猥琐了!还有你这些崩碎的形容词,是因为智力发育不好吗?

    沈鱼拂袖而去,努力忍住,才没有对这个怪人翻白眼!君凌却是若有所思,后知后觉地,贡献了剩余的尴尬值。

    “啊,我明白了!你不仅是仙儿的杀母仇人,还是杀她舅舅、阿姨、表兄妹、外祖父母……的灭族仇人。”他表情严肃,指着任血河,就好像拆穿了杀人犯的侦探一样。

    萧莎忍无可忍,两根手指掐住了君凌的腰肉就是一拧。这个傻子,仙儿能不能恢复,还要靠人家呢!你说这些有什么用?不会说话就少说两句,谁也不能把你当哑巴!

    任血河却没有在意,他没有什么荣辱观,事实如此,他甚至给君凌的吐槽里加了些作料:“同时我还是这个女孩的舅舅、表兄妹、外祖父……是他们所有人的结合体。”

    “我融化了他们每一个的身体,也吸取了大家的记忆。死灵术士的灵魂力量都很强,每一个人,都能做成强大的血尸将。”任血河说这些的时候,脸上带着一股偏执的专注和虔诚,“他们以这种形式,永远陪伴着我。”

    “好猎奇!”君凌瞪大眼睛,“灵术师真会玩啊啊疼疼疼!”

    “那任呢?”萧莎的手指头拧着转了360度,一边面不改色地转移话题。君凌这连着沈鱼也骂进去了,她略有心虚地看了外面一眼,老家伙应该走远了吧?

    任血河诚恳地看着她,这会儿仔细观察起来,他的眼睛竟然深黑中带着一丝红。

    “主人和别人不一样。”

    萧莎收回手指头,皱眉:“这不对吧。任留下了骨铃,她是不是也被你做成血尸将了!”

    “只是遗物,我从来没有用过。”任血河忙摆手,“即使把力量都给了我,主人也永远是主人,我不会那么做!”

    “但是按照你说的,那些死灵术士倒是都陪在你身边了。你什么都有了,那仙儿现在有什么?”萧莎不满意,任血河完全没想过别人,竟然还有脸来要任的骨铃。

    “任是仙儿的亲娘。所有的母亲都更愿意保护自己的孩子,她本来就是为了保护沈静仙,才心甘情愿地接受你的反噬。”

    “不,主人是舍不得我……她把一切都留给了我。”

    “你这就是嫉妒。”萧莎拆穿他,“打生打死的,都是因为你嫉妒任疼爱仙儿比你多。你好过分啊,她又不是你的娘,这么自私不好吧!”

    任血河本来就人蠢嘴笨,被萧莎这么一说,竟然眨巴着眼睛不知如何反驳。

    萧莎很严肃地为沈静仙说话:“现在最无辜的就是仙儿,你应该补偿她。”

    “她抢我的东西!”

    “擂台场上本来就各凭本事,你有本事也抢啊。”

    “我也抢了!命魂换骨铃,没的商量!”

    “谁答应你换了?”萧莎也据理力争,“你又拿不出交换物,还要仰仗沈先生才能找回来呢。”

    任血河阴着脸,“他拿回来,也得找我想办法,把命魂放回去。这孩子完全恢复需要好几天。”

    还有这事?萧莎的目光落在沈静仙身上,她现在十分安静,只是目光茫然。这种情况还要持续多少天,会不会有后遗症?

    任血河看自己吓到了她,哼了一声:“你若是把骨铃给我,我可以想办法,让她恢复得更快。”可怜任血河,虽然战斗经验像个江湖人,但是跟人说不完三句话就泄了底。

    他这么实在,萧莎想了想,也就直接拒绝了。“不行,我们不着急,骨铃是仙儿好容易拿到的。”

    “那就再单挑一次,赌上性命!”任血河脸黑黑,这完全不讲理啊。自己来要东西就是个错误,还不如趁他们不备,直接抢回来呢!

    “单挑?不可能的。”萧莎老实地说着很伤人的实话,“我劝你死了这条心,沈先生不可能让你从仙儿手里抢东西。”

    任血河颓然,“那你们就别让那孩子参赛了,慢慢养着吧!”

    “本来也没打算让她继续打下去。”萧莎笑眯眯,“都说了,我们不着急。”

    后面的淘汰赛不再按照职业分组,每个人都要有足够的综合实力,角逐将会十分激烈。仙儿这次来,一是为了历练能力,二来就是为了参加团队赛……等等,团队赛他们还差个人呢。

    萧莎看了看君凌,但是这个傻子完全领会不到她的意思,她又仔细盯着任血河:“你要是答应我一个条件,我试试说服仙儿跟你再单挑一次。赌注呢,你们俩可以私下商量。”

    “什么条件?”

    “你跟我们参加团队赛!”萧莎对他伸出手,“反正你也闲着,我们三缺一,来不来?”

    任血河看着那只手,思考了半天,竟然想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来。

    1072

    谷慎很好找,他是通天塔这次的带队负责人,也是明面上头衔最高的人,十足的权贵。对于沈鱼来说,最好见的人就是权贵,找到地方,直接走进去,没有任何人会拦他。

    这是个典型的待客用房间,桌子前面有个雕饰典雅的主人座,左手边靠前是客人的位置,旁边的小几上点缀着花卉。这些简单的摆设都很用心,从样式上就能看出来是特地带来此处。

    即使在碎心岩也能这么讲究,真是个典型的莫克权臣。

    沈鱼也不客气,直接坐在最近的客人坐上,开门见山。

    “听说,你拿走了我侄女的命魂,这是故意让我来找你吧。”

    “沈先生,久仰。”谷慎站起来施礼,挥手示意侍从倒茶。

    沈鱼接过,不轻不重地往桌子上一撂。他可不是来讲什么礼貌的:“说吧,有什么要求?”

    “沈仙师快人快语,我也不绕弯子。”待侍从恭敬地退出去,谷慎才继续说:“沈先生应该还记得,路王府的小女儿,那个剑客,路冥香。”

    “嗯?”沈鱼诧异,这根本毫不相干。

    谷慎继续:“梅宗主出事之后,我猜你是不是把她推荐给鄱阳。”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谷慎摆摆手,“和我有没有关系,我们暂且不讨论。我的要求是”他说话的节奏,带着一股沈鱼早就腻烦了的温吞。

    “不要让路冥香跟着鄱阳。”

    “嗯?”沈鱼警惕起来,“你怎么知道这事?”

    路冥香之前从翡翠城直接传送双望郡,在白鱼图书馆学习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去埃斯泽等待鄱阳上仙李玉的考核。李玉和梅风亭可不一样,他不是带孩子的,路冥香想跟着他,必须有一定的基础,不是说剑术基础,而是行走江湖的基础!

    可是通天塔为什么盯上路冥香,难道,他们怀疑这孩子是穿越者吗?沈鱼没有头绪。按理说,路王府在莫克边境,天高皇帝远的地方,这种会掉脑袋的事儿,路王爷必然尽力保密。

    护送路冥香出境的是她那个姐姐,一路女扮男装,而且很快就回去了。为了不暴露身份,他们已经做到了极致。

    “沈先生,路王爷是我们莫克的藩王,他只有两个女儿。”谷慎解释,“作为小女儿,路冥香满18岁之后,有义务被皇家骑士团征召。”

    “皇家骑士团……”沈鱼沉吟。这名义上是骑士团,其实是各路藩王交给莫克帝国的质子,这也是莫克皇室控制各地藩王的常规手段。因为质子盯上路冥香,倒也算是情有可原。

    “沈仙师,希望你能卖我一个面子。”谷慎拿出一个小瓶子,握在手心,半透明的玉瓶,里面有微弱的光芒。

    “如果我坚持呢?”

    “哈哈,沈仙师真会开玩笑。”谷慎张开手掌,把小玉瓶放在桌子上,“无论如何,我都会把它给你,谷某不敢威胁沈仙师。”

    沈鱼抬手双指一勾,小瓶子就飞向了他手里。谷慎心惊,脸上却丝毫没有露出半分,不管是剑气御物还是灵能御物,都是他现在只能仰望的境界。

    他公式化的笑脸下,藏着深深的忧虑。现在的莫克帝国,没有能抗衡此人的高手!

    沈鱼把瓶子拿到手里,打开闻了闻,就明白了任血河说的熟悉的气息。怎么说呢,确实有点儿小孩子特有的、介于奶香和少女体香之间的味道……

    呸,沈鱼不再想任血河破碎的形容词,盖上瓶塞。他想了一会儿,站起来,允诺:“可以。”

    路冥香的师父,除了鄱阳,他还有别的人选。更何况梅风亭半年内应该可以醒过来,如果他的药物研究进度能够正常推进的话!

    回去再给仙儿准备一些补养神魂的药吧。还有今天的研究计划,数据整理……想到今日待办事项上剩下不短的清单,漫漫长夜,还远没有结束呢。就是爱bet356官网A-Z_博彩bet356注册_bet356登录不了网 942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