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灭杀

作品:《史上最强狂帝

    第四百一十章灭杀

    时间退回几分钟之前。

    中央平原,数千丈天穹的上空。

    一名面带薄纱的绝世美妇,瞳孔收缩着看着下方的那一幕一幕。

    那名一身黑衣的青年,直接是以一种极端残暴的姿态,将杨念慈的身体撕碎、砸碎、捏碎……

    简直就是一头野兽!

    鲜血,染红了那青年的一身。

    绝世美妇终止了要帮助他的念头。

    他拥有如此可怖的底牌,根本不用自己帮他。

    只不过,他手中的那把黑底血纹长刀,怎么感觉其是一把不祥之刀?

    她从未感受过如此阴邪的气息!

    ……

    ……

    中央平原,外。

    一处幽静之地。

    一袭道袍的道林子本是盘坐在大地之上,大地表面画着一道巨大的灵阵,错综复杂、玄妙至极,犹如从远古时代便流传下来的一般。

    “噗嗤!”

    忽然,道林子脸色一白,直接喷出一大口血雾!

    他猛地睁开了双眼,但是却看不到任何的东西,入眼的只有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似乎是瞎了!

    “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他脸色呆滞,发出一声一声的惊呼……

    与此同时,他脚下的阵法,一阵虚幻,最终啪然破碎。

    道林子再次喷出一口血雾,整个人似乎在这一刻都是苍老了几十岁。

    “他不可能这么强,他怎么可能这么强……”

    道林子眼前逐渐恢复着光明,但那目光却是极其的涣散与呆滞,仿佛是掉了魂。

    ……

    ……

    远方。

    望着山谷中的那道呆滞的道袍身影,那薄纱蒙面的青衣女子本想下去杀了他,但是却被一旁的小婵死死的拽住了。

    “小姐小姐,我们还是赶快去救林尘公子吧,再不去就他,他就要出事了!”小婵大叫道。

    杨柳青看了下方的道林子一眼,目光一冷,却是没有任何的迟疑,身子一晃,原地消失不见。

    “喂喂,小姐你等等我,你等等我啊。”

    小婵大叫着,拼了吃奶的力想要跟上杨柳青。

    但是杨柳青此刻也是在全力奔行,因此小婵根本跟不上,反而几个呼吸的功夫便是被杨柳青远远的甩开了。

    小婵气的跺了跺脚。

    不过随即,她又是坏坏一笑,暗暗说道:“说不定那个臭家伙现在已经死了呢,嘿嘿嘿,死了才好,万事大吉,万事大吉。”

    ……

    ……

    一座山巅之处。

    那九指老者远远望着那两个飞冲而出的女子,不禁轻轻叹了一口气。

    “罢了,老夫此次便帮他一次吧,毕竟是青儿那丫头中意的男人,可不能让他死了。”

    “小家伙,在老夫赶去之前,千万别死了啊。”

    老者摇了摇头,身子一晃,原地不见。

    ……

    ……

    千万里之外。

    这是一座云雾缭绕的山峰之巅,高空之上,七彩霞光纵横,彼此交汇,到最后形成一道粗壮的圣光匹练,从而天降,化作瀑布落入了下方那人的天灵盖之中。

    那人身着白袍、中年年纪,整个人渊渟岳峙,坐在那里,便是犹如一尊如来大佛一般,岿然不动。

    他的吐纳之声,隐隐带着滚滚的风雷之音,伴随着圣光匹练的不断入体,他的气息,愈发的强大,虽然增长的速度并不快,但是聚沙成塔聚流成海,如果就这般坚持个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那积累下来的量,绝对会是一个极其恐怖的数字……

    忽然,他猛地睁开了双眼,两道明亮的光芒暴射而出,带着实质一般的威压,前方的那块巨石都是承受不住这等目光,嘭的一声,爆碎成了一摊齑粉。

    他单手一翻,手中出现一道玉牌,只不过此刻,玉牌正在节节破碎,短短不过三秒,便是破碎成了一摊齑粉,随风飘扬。

    “念慈死了?”

    白衣男子眼角之处有着煞气流淌而出:“我

    本座最心爱的女弟子,死了?”

    他拂袖一挥,一道光幕显露而出,光幕之上,一道道画面闪现,正是林尘残忍杀死杨念慈的那一幕一幕。

    白衣男子眼角跳了跳。

    他没想到自己最心爱的女弟子、杨念慈,竟然会死的这么惨!

    “你杀了我最疼爱的女弟子,那本座便要你全家全族,为念慈陪葬。”

    白衣男子将手中的一把地品灵器捏成了废铁,深吸一口气,长身而起,一股恐怖的气势爆发而出,搅散了风云与霞光。

    这种天穹一般的气势,十个薛凝加起来,都是比之不及。

    “万界境、中央平原……”

    白衣男子微闭着眼睛,脑海中寻定着位置,当位置确定下来后,他心念一动,整个人便是倏然消失。

    ……

    ……

    万界境,中央平原。

    “轰!”

    金钟表面的裂纹越来越多,终于承受不住,爆碎开来。

    那黑衣老者急忙身子一闪,朝着一旁闪现而出,这才堪堪躲过了林尘这一刀。

    “这厮的攻击虽然狂猛,但却略显笨拙,根本打不到我,我只要与他周旋,等他筋疲力尽,便可以取之性命。”

    黑衣老者不愧是纵横百朝域多年的强者,几个交手便是看出了林尘的底细,同时心里有了对付林尘的方法与策略。

    而结果也是果不其然。

    林尘手持妖刀村雨,疯狂斩击,却是根本打不到黑衣老者,黑衣老者也不主动进攻,而是一直躲避着林尘的攻击,因此一时间,两者陷入了僵持状态。

    但是这一幕如果传出去,肯定会把无数人惊死。

    林尘,霸王境大圆满的修为。

    黑衣老者,至少也是四转涅盘境的修为。

    两者之间,相差了不止三个大等级!

    而如今两者却是能够拼成这样,若非亲眼看到,否则没人会真的相信。

    然而,就在黑衣老者竭力躲避着林尘攻击的时候,忽然,他神色一变,因为他的身体被人抱住了。

    水野惠子抱住的!

    “你找死不成?!”

    黑衣老者无法挣开水野惠子,忍不住大吼一声。

    水野惠子微微一笑,不畏不惧。

    “噗!”

    妖刀村雨刺来,黑芒一闪,将黑衣老者与水野惠子的身躯,同时穿透。

    “噗嗤!”

    黑衣老者猛地喷出一口血雾,他脸色大骇,因为他能感觉出来,此刻他全身的修为正在一点一点的流入妖刀村雨之中要被其全然吸收!

    黑衣老者想要挣脱,但无奈水野惠子抱的太紧,他一时间用不出力量,根本挣扎不开!

    修为逐渐的流逝,黑衣老者只感觉眼前越来越晕。

    迷迷糊糊之间,黑衣老者心中一疑,为什么这女人的劲力没有一丝的放松?

    按道理说,她的修为应该也被吸收了才是,劲力应该有所减弱,为何到现在都是没有任何的放松?

    忽然,黑衣老者悚然一惊,忍不住吐出四个字:“仙人分身?!”

    “竟然还知道仙人分身?你有点见识。”

    水野惠子那妩媚的笑声传来,黑衣老者强忍着睡意,循声看去。

    只见水野惠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身体右侧,正讥讽的看着自己。

    “你、你这个卑鄙的女人。”老者艰难开口,大骂道。

    水野惠子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又是展颜一笑,问道:“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也快死了,为何还是如此出言不逊?”

    “放屁,老夫才不会死在如此毛头……”

    “唰!”

    老者的身躯,被妖刀村雨硬生生的劈成了两半,鲜血挥洒了满天。

    他的气息,逐渐的消散,是彻底陨落了!

    水野惠子松了一口气,可算是把这些麻烦全部解决了。

    然后她看向林尘,大声喊道:“林尘,快醒来,云嫣儿还没死……啊呀!”

    水野惠子一声娇呼,身子立即暴退百丈!

    唰!

    笔直的黑光竖直一闪,劈裂了空气,如若不是水野惠子躲的快,那她现在怕是已经被分成了两半!

    不过,虽然勉勉强强躲过了,但是水野惠子胸前的衣服还是被劈开了,里面的肚兜也是被劈成了两半,再也无法束住那两团饱满的山峰了。

    其实还是林尘劈的准,否则一旦错位几毫,那水野惠子其中的一座山峰,估计被劈成两半了。

    “好险好险。”

    水野惠子抚了抚胸口,心有余悸,然后又是冲着林尘大声叫喊道:“林尘你快给我醒来,云嫣儿没死,你再不醒来老娘我打死你!”

    “我要你们所有人,给她陪葬。”

    林尘却是一声兽吼,身子倏然消失不见。

    水野惠子瞳孔一缩,没有任何的迟疑,立即朝着薛凝所在的方位遁去!

    现在在场之中,最强的便是薛凝,自己虽然不弱,但是如果不是凭借族中那些长辈赠予的仙纹,那也根本无法发挥出涅盘境的战斗力。

    但是现在,为了对付那黑衣老者,仙纹已是所用无几,因此水野惠子只能寻求薛凝的帮助。

    薛凝悚然一惊,双手急速结印,想要抵抗林尘。

    但是妖刀村雨所在先后吸收了杨念慈、黑衣老者等人的修为之后,战斗力早已飙到了一个极点,岂能是薛凝所能抵抗的?

    因此薛凝的防御刚凝聚出来,便是被村雨的一缕刀气,击得粉碎。

    薛凝喷出一口鲜血,身子噔噔倒退而出,看着前方那位黑气弥漫的行尸走肉,脸色惊骇、又绝望。

    然,就在那位行尸走肉踉踉跄跄走来的时候,一道白光身影倏然从天而降,闪电一般,一脚踢在林尘的胸口,将他狠狠的踢飞了出去……

    ……

    ……